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财经 >

“区块链快讯第一人”冯军:区块链竞争进入下半场金色财经独家专访

2018-12-04 19:40 | 未知 |
我要分享

忙碌过后,初见冯军,被他的年轻惊到。这个区块链行业的先行者和领军者,生于89年,能勉强去抓90后的尾巴。他曾打造区块链快讯模式,被称为“区块链快讯第一人”。

他提到自己近十年的经历,从《经济观察报》《新京报》《南方都市报》到腾讯财经,是国内少有的调查记者——“我爸是李刚”、“雷政富不雅视频”、“红十字总会秘密仓库”、“暴雨者”这些著名报道都由他首发。

不过,不苟言笑的表情下,又隐隐透出他属于年轻人的那一面——对新事物接受无碍及极度的敏锐和果敢。

2016年底,冯军还在腾讯财经,无意间在同事刘鹏的桌子上看到一本书。书名言简意赅,只有三个字——《区块链》。

那时还没有真正的区块链,项目方真假的消息开始在网上流传,小密圈里,有人P一张图发个假消息,就能拉盘。

行业粗放导致传销风气日盛,鱼龙混杂的消息从各个不正规端口冒出,炒币者很难判别,最终被割韭菜,损失惨重。

冯军盘算,区块链行业足够大,自己做新闻也有经验,做起来应该相对容易,便果断跳出腾讯。2017年9月,他成为《币世界》合伙人,负责内容业务。

与许多传统人不同,冯军似乎没有经历过对区块链、比特币认知转变的过程,而是一直坚定地认为行业大有可为,他始终是比特币的“者”。

对于他的为何更偏币圈,冯军解释说,区块链的是生产关系,涉及到许多层面,比如哲学、经济学、通证经济等,涉及商业、企业运行模式等,但最终落脚点仍在金融。

冯军对于区块链发展有自己的独特见解,他认为,区块链应当解决用户的根本需求。一些高端、人物故事虽然有价值,但属于用户的低频弱需求。

当然,只做短消息类的快讯并不够,这也是冯军后来离开币世界的原因,他希望打造一个更加专业的。

“快讯能解决什么问题?它解决的是发生了什么。但这个事情为什么发生,发生的过程是怎样的,背后有什么故事或原因,这些是快讯解决不了的。”冯军称,他仍然想做一个专业的区块链金融。

进入今年下半年,冯军敏锐地感觉到,他身边的一些传统朋友,尤其是一些金融记者开始跃跃欲试,他,这些专业人进来后,会在行业中大有作为。

“做好区块链并不容易,传统to B,区块链to C,玩法不一样。”冯军对金色财经说。

冯军结合炒股投资时的三个面:基本面、消息面、技术面,主张从消息面切入去做快讯。他到财联社学习,请教他们如何做快讯。那时,金色财经已经第一个做起快讯,但真正大做快讯的,则是冯军。

冯军一直强调,要解决用户的高频强需求,这也就决定了消息面上新闻和行情传递的短平快。果然,快讯形式出来后,效果非常好,各家也都开始将快讯作为拳头产品。

要做好每条几十字左右的快讯并不简单,冯军对编辑的要求是,看到一条新闻后,三分钟之内要编辑成快讯发出去,并要求将行业里所有大的币种一网打尽。速度质量并举,这就有了难度。

冯军认为,快讯的难度不亚于去做深度,市场瞬息万变,光靠机器抓取完全不够,处理速度和规范标准也很重要。每个人进入时背景不同,但快讯需要流水线生产。确保产品合规合格有一定难度,比如哪条该写,哪条不该写,哪条该推送,哪条不该推送,都要有自己的思考在内。

冯军甚至把最优秀的人放在这个岗位上,还为他们定了期限——一年时间锻炼。他认为,一年后,他们才有可能做好快讯。

冯军认为,应该是行业的。因此,他要求报道客观中立,消息发出之前要去求证,项目方发假消息割韭菜时,冯军甚至帮忙。

2008年汶川地震一发生,上“志愿”被广泛,冯军的内心理想被激发,跑去灾区做了志愿者。

冯军陷入反思,为什么地震后才有人愿意来这里做事?能不能让走出家乡的大学生平时就为家乡多做些事呢?

他开始号召当地大学生回家,做了“大学生返乡计划”,希望大学生回家乡支教等。他认为,从农村出来的大学生最了解当地现状,更应该尽一份力。

冯军便组织他们村里20多人,一起到拉赞助,号召家乡成功人士返乡,这一事件被当时团中央树为了典型。

但这需要时间,也需要更多调查记者们共同努力。冯军认为,未来调查记者在区块链行业会更有用武之地。他举例说,所有人都说区块链海外市场好,但究竟有多好,没有一篇文章呈现,如果由调查记者去做,就能还原。

在他看来,币圈还不正规,专业金融记者进入,或许能让币圈秩序更规范些。“新闻是门手艺,卖矿机、炒币的就能随便来做新闻?那不是瞎扯吗?”

区块链的本质是社群玩法,社群靠共识维持,而共识又靠。所以冯军认为,在区块链行业显得尤其重要。

他看过很多项目方周报,发现他们开支中的30%都花在上,另外50%交给交易所上币,只有20%开支真正用于做事。

区块链行业内优秀记者太少,原创产出也少,在冯军看来,这个问题只能靠时间解决,等待专业人进入。

不过,区块链正面临着招人难的困境,尤其是记者岗位,既懂区块链又懂的人并不多。并且,因为认知差异,一些传统记者在受到冯军邀约后,纷纷认为他是在做传销。

直到2018年春节后,“三点钟社群”把区块链带火后,才有一些传统人愿意进来,但招聘过程中,冯军又发现了新的问题。

由于扭曲这一行业薪酬现状,一些传统人认为区块链行业有极大的造富效应,开价很高,一上来就要做负责人,这让冯军感到为难。

实际上,区块链从业者收入被妖了,真实薪水比传统稍高,但并未高到说的几倍十几倍收入。

对于广告,冯军并不,他认为这是区块链现有的一个商业模式,但即便发广告,也需要有公共属性。

他提到,头部区块链在不断调整商业模式,为了促进行业发展,未来可能会继续引入投资,或面向用户付费,这都是可能的发展方向。

半年前,区块链行业还比较乱,投资方无法判断谁更专业。因此,为了实现快速发展,一些投资人便接近盲投,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区块链行业泡沫的形成。

但在冯军看来,区块链已经越来越规范,投资人也趋于,拿投资难度更大,一些不专业的所谓区块链“”很难拿到投资,于是纷纷“死掉”。

冯军认为,很多自没有经过新闻专业训练,甚至不能被称为。不过,格局也还未定,虽然区块链头部已经存在,但新出现的也并非没有机会。

他预测说,视频将成为爆发的下一个点。行业同其他行业生态一样,会逐步迭代,节奏跟不上,或者人才储备不到位,就只能被淘汰。

“自随便就叫什么财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当然,如果你有特色,一个人能写出很好很有特色的东西,也可能活得很好。”

冯军总结道,“九四”之前,区块链还是极客玩法,“九四”之后,流量玩家逐渐兴起。期间,古典互联网一些企业如迅雷暴风等,纷纷进入区块链行业力图翻身。冯军预测,下一波将是互联网人进入,最终金融大鳄高盛等也将进入,这是不断升级的过程。

去年做快讯时,一个消息对币价造成的影响还很明显。那时币圈相对初级,一些P图者,放出小道消息拉盘砸盘的也很多,但现在,一个消息已经无法对币价造成较大的牵拉影响。

冯军用户在看消息时,要注意识别消息。比如上半年有一些项目方炒世界杯概念,世界杯前获利,再加上大量利好消息,让不少散户追了进去,很快被割了韭菜。

他还提醒,如果用户最早一批看到消息,比如fomo3D项目的上线消息,立即去买会很快回本,但如果第二天看到消息,圈内早已人尽皆知时,池子越来越大,回本越来越难,就容易被套。

冯军始终看好区块链行业发展前景,他认为,未来大部分资产都可能数字化,到那时,从业者就能大有作为。

(责任编辑:dd)
网友评论